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步行者的旅程

走走停停地看这个世界·······

 
 
 

日志

 
 

生技1001,拜拜!  

2014-06-25 01:02:39|  分类: 会追忆的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也到了我们该说再见的时候,生技1001,再见!
          再见,攀哥哥。
          第一个说你你别哭,四年来,每天每夜,我都想着我们之间的爱恨纠葛,那是一种难以解决又难以割舍的问题。某年的某月,我们相遇在夏季,我们假装忘记过去,我们笑呵呵的互相介绍:“你好,我叫攀哥哥,你们可以叫我骚攀!”你成了我们伟大518的高舍长兼攀哥哥以后,你不断卖萌,你各种进取,你赢得了人类的信任,你赢得了各位的好感。你一直是我们宿舍的领头人,是我们的精神支柱,仅此,敬我们伟大的攀哥哥。
         再见,陈亮。
         我怎么说你,你说我怎么说你,每次见你你都是正儿八经的样子,想跟你开个玩笑你都只能理解百分之八十,就像今天我想耍二蛋子,结果就是因为你天真无知,我才被二蛋子识破天机。当然,我们抛开这些不说,你是一个板正又另我崇拜的人。别骄傲,说崇拜就是说你学习的尽头,我真没法跟你比。还有就是你单纯的思想,那时候我跟你说考完研我就差面试什么的你竟然什么都能信,你那时候完全不知道我离研究生还有100分左右。唉,以后学着点,别老被人忽悠。
        再见,程建勇。
        说到你我就想我们曾经算是半个研友,只是我遇到了刘队长,我错过了一个机会。但是我还在想一件事就是为什么那时候你一直跟我装什么都不会,还假装虔诚的让我给你讲题,现在想想我这岂不是程门弄斧。大一的时候咱俩没有很多交集,大二唯一一次交集就是一楼半邂逅,然后那次你就喝多了。考研的时候我完全没想到你会认识刘队长,还把特地占来的位置让给他,然后又把我拖入囹圄,这都是队长的错,这一切都是队长的错。那时候我才知道你家竟然和我家一样是养鸡的,当晚我还想强行把商业理念加入你的脑中,但你的脑子似乎防御很强,直接把我否定,我这辈子第一次准备给我爹打广告就这样失败了。
         再见,崔振。
         对你,任何意见保留,你只需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人兽合体的攀哥哥以外,还有我这么的一个好人就行。别说我不记得你,我还记得你那次 唱《风起时,想你》。那首歌真好听,刚才为了再听一遍缅怀你电脑都卡了。当然,还有某此王帅请我们唱歌那次你把本来就不会很唱歌的我的调子带到马里亚纳海沟那次,这种回忆真是荡气回肠,记忆犹新,闻者伤心,听者流泪。这个时候你以为我会忘记大一时我们去通宵上网的情景,你、王建建、王帅那时候玩地下城,我自己在那里看电影,每次的电影都不一样,有次看到咒怨我自己都不敢再去通宵了。对于这样的青春,你该怎么还我?
        再见,李金桦!
        你的名字真难打。大一第一次开会的时候第一个注意的就是你,因为你是咱们班里唯一一个比我矮的,嘿嘿,但是听说你是自学一年高中课程就考上咱们学校以后我就不敢说话了。唉,这多惭愧,这些人上了五年才有幸来到这个学校。大一一年才见识到你的厉害,没见你怎么听过课,但是也没见你怎么挂过科,这真是一个不公平的世界,不得不说你的自学能力真的杠杠的。今天晚上分别的时候我抱了抱你,你跟我说不管是一年后还是十年后,只要我去广州,你都会全心全意的接待我们,泪满襟怎么破!
        再见,王建建。
        跟你想说的话最多,今天跟你喝的也最多,我说的是单挑的时候,现在别跟我提大一时把你喝到医院的这种事了,我真不记得了,我有选择性失忆症。还有,你和老六是最不能说我变胖的人,就你胖的那样还敢说我,不怕闪着你舌头,我知道你舌头青农出名的灵活,但也不能拿出来炫耀。虽然这辈子我们也没法一起通宵去了,也没法坑你跟我玩问道了,更没法骗你再跟我喝很多酒,但是多少年以后,你若不死,便是阴天。
        再见,周新峪!
        你离我远着点,就算把你名字打错了也别来找我,我肯定不会给你改。今天你还说大一每次来我们宿舍都会看到我们宿舍的人都在,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藐视,我们就是不上课,反正你也管不了,你想说啥,你能说啥。这里还得跟你说下,那时候我们宿舍没听你的话也别怪我们,我们那是所谓的青涩,所谓的追求理想,试问,这么多年,你哪里见过这么多人矢志不渝的追求自己梦想的。所以,你应该以大一有这么多敢于追求自己梦想的小弟而骄傲,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再见,杨刚。
       你妹,你每次都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咱班吃饭吃了这么多次,就今天看了一眼你的侧面,然后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杨主席真不知的你是有多忙。不过现在我还记得大一刚分班的时候你拍的那几张照片,你绝对就是应该领导人在下边呆的时间长了忍不住寂寞来到这个世界上耍宝的。然后又听说你上课的时候净拿二锅头当饮料喝,我才真的确定这个想法,也就主席级别的才能有这酒量,你就是应该独孤求醉啊。可是小弟练好了酒量你又不在了,这绝对让小弟的大学生活留下遗憾哪。
         再见,李建伟。
         对你第一次的印象就是尹文帅所谓的生日宴会,在他们宿舍摆的宴席,那时候才意识到你是我们班的人,真是罪过罪过。然后你就和现在的我和王帅一样,各种游离于班级之外,基本上察觉不到你的动态,要不是知道有你这个人纯在还以为你是马英九派来的特务呢。再往后推就是考验订房的时候我们好像是久违的说话,然后好像就是那几句话。大学四年下来我们虽然就住对面宿舍,但我们的话着实不多,唉,下次,你让我用什么来了解你···
         再见,刘菲菲。
         首先我就说一句,我对这个卖萌的世界已经绝望了,你能咋滴。作为我们的团支书我会记一辈子的就是你的酒量杠杠的,反正比老三那怂货强多了。但是我不会提你兢兢业业的为我们付出,至少我不会承认,但我会承认你是我们的团支书,一个好团支书。你也是一个和哥哥我一样两面性非常严重的人吧,这是我猜的,你又能咋滴。然后就是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到招远,找团支书去。
         再见,王巧。
        现在我最想说的就是,你跟大嫂长的真像。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咱班第一次集合的时候咱班某人说你可漂亮了,我就记住你了。对你最了解的就是你学习好,纵观整个中国山东的人学习好,山东的人就是山东的女生学习好了,一般学霸都是女生,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完爆老淫荡,成了咱班的学习委员,如果我记错了,你就悄悄的挑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把我砍死吧。
        再见,杨宏俊。
        现在我最害怕的是,名打错了怎么办,话说错了怎么办,姓打错了怎么办,花擦,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今天找王建建的时候才知道你竟然是滨州的,我已经忘记曾经在哪里看到过你是临沂的,然后一直以为你是和攀哥哥一个地方来的,然后各种对你出淤泥而不染感到敬佩,今天知道你是滨州的,既而释然。话说了你为什么学习好还画画这么好,然后你又告诉我你没学过画画,你就是想让我找棵树自己解决了呗。
        再见,李春苗。
        大一带给我的那五头大蒜吃了很久,每天晚上我都得刷遍牙才敢出去,这是何等的罪过你想过没。今年见了我就说我胖,还敢说我肚子是一道亮丽风景线,说的就跟你没见过美景似的,当然你是没我胖点。胖不是问题,在你的人生中不能在意这些细节,等你长大了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是多么美好,在看到胖子以后肯定会发自内心的感叹:“他们也是人类的好朋友!”
         再见,刘馨。
         这个名字肯定没打错,反正错了我也不改。曾经,你搜到了我的文章,然后跟老八说我是不是快死了才写的,现在你知道我不是快死了才写的吧,如果我真快死了,第一个晚上就跟你托梦。那时候我说的话我都收回来了,不过,这两年见你确实很少的说,可能是我整天游手好闲,一直不在学校的缘故,现在你考上研究生了,我工作了,更见不着面了,唉,那岂不是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不与周郎便了么。
         再见,王江艳。
         江艳姐,每次见你都换一个模样,今天见你的靓照我还留着呢,各种合影各种pose,要是让我媳妇看到肯定会砍了我的那种。四年来你也是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那种人,每次都是光听你的名字,根本见不到你的人,这次没想到你配合的最积极,今天还特地给你的同学录题了几句别人都没法见到的词,等你看了内容以后你就默默地留在心中就可以了,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再见,郑修冉。
        你说你今天把老淫荡耍成什么样了,老淫荡不就年纪大了点么。你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就是很猛的那种,不管他们怕不怕,反正我害怕,女强人什么的最可怕了。其实我知道你酒量好的不得了,认识你四年就没听说你喝多过,今天这种小酒量绝对不在话下,但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发现了做小女人的真谛,学会了攀哥哥那种敖娇的处事方式,不得不说你成功了,你们两个带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还有,你都是四川的研究生了, 好流弊的样子,如果多少年以后你又得到了川妹子的真传···不过这都没关系了,我毕业了。
         再见,陈雪婷。
         前天看到雪婷哥的那段惊艳视频还是觉得学婷哥是个女汉子,没办法,直觉释然。那时候跟你跑步就觉得你不是池中之物,体育课看到你跑的这么猛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虽然大二都不在一个学院了,我还是觉得一直沐浴着你的光辉活着,在云南碰到的下地的妹子都会想到你,感觉如果你在地里也会是那个样,你说你是不是云南的妈祖娘娘。
        再见,马国萍。
        你是我的小丫小苹果。你敢说你没听过,这是我今天想的劝你喝酒的话,但是到后来实在唱不出来了,只能每次在心里默念,你是我的小丫小苹果。你本来就是我们班里最不爱说话的女生,大二分了专业以后我们说的话反而多了起来,这就是大自然的奇妙之处,考研的时候就是后悔为什么没有抛弃队长跟你走,如果当初,说不定我现在也不会是无业人中的一员了。
        再见,王艳飞。
        我该跟你说啥,青春一去不复返么,算了,不跟你说了,想跟你说的我都跟王帅说,只是请求你在你们两个结婚的时候别让我随两份就行了。
        我们生技1001,始建于10年9月28日,那时候我才刚来到这个学校,被508强行分了老五,跟着班助逛校园,但是我们只在一起经过一年,说多不多,说少又不少的回忆。
         我们一起参加什么心理课,一起做游戏,我捡了一个红带子还被批评,刚哥没捡一个还被夸奖。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是跟着老二老三的好学生,几天之后我就发现我其实不适合他们,几个通宵过后我和老四老八他们成了好伙伴,那时候老七毛毛还每天不断在宿舍唱着rap。
         我们一起参加了大学第一场考试,那时候我还感觉第一个出考场的一定是最帅的那个人,虽然是开考半个小时什么都不会自己出来的;那时候我还以为挂科了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我还以为违背了班委的命令能让我觉得自己闪闪发光。
          我们在一起经历了从幼稚到半成熟的最关键的时候,那时候班里还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我们还能为班级利益一起拼命努力参加一项活动。
         总之,我们生技1001一起经历了很多美好时光,今晚一叙,说不定十年之后也难再见面,遂乱笔此文,以念众窗。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