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步行者的旅程

走走停停地看这个世界·······

 
 
 

日志

 
 

毕业纪念册  

2014-06-05 22:39:54|  分类: 会追忆的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阿河
        谨以此文献给驻马店驻青岛农业大学大使馆馆长阿河先生
        献给我们这伟大的友谊
        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驻马店人民万岁
        阿河先生万岁
        阿河的身份暴露在这个学期,他一直自诩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人,我们也是在无意间才发现,他是小井盖的直系领导兼长辈。
        阿河其实就是刘队长,河南队长,全名刘孝贺。刚才他丧心病狂的抱着吉他为我们弹奏了一曲,还要我给他上网搜什么谱子,在我拒绝后又去找王帅,当然结果都是一样的。现在阿河去阳台朗诵诗歌报复我们去了,一想到我去年竟然和这个人朝夕相处三个月之久,其实我才是那个伟大的人。
        阿河生性古怪,确切的说是怪癖,奇葩这种词都没法形容他。他是一个很板正的人,什么事都特别呆板,和陈亮差不多,比如说大二时我们背试卷准备考试,陈亮就鄙视我们“你们就这样对待学习的”,在我们这些学渣眼里,这种人是很欠揍的,不过阿河比他还欠揍。
        初见阿河是大二刚换新宿舍的时候,我被烟草1001班抛弃,扔进混合宿舍,当时还不知道这是混合的,进来个人我就会问“你是不是烟草的?”之类的,但是每个人给我的回答都是“我是植保的”。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人,带给了我曙光,他身高一米七九,他体重一百零九,那时候我就感觉我终于找到我的同伴了。但十几分钟后这本身就不是善意的谎言不攻自破,他们六个人都是植保的,那时候仇视一年的攀哥哥也在这个宿舍,忽然就感觉这日子没法过了。阿河这就显得更奇怪了。
        这个宿舍除了王帅以外阿河是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不管我说什么他都哈哈哈哈,然后我再说点什么,他又哈哈哈哈,相处没两天我就决定,一定要离这个人远点。其实这都是我想多了,阿河当时是三农协会副会长,据说还在学校大喇叭上讲过话,那时候还兼任纠察队队长(刘队长的名字就是那时候起的),各种忙,平时在宿舍都见不到他,所以我被动的成功的避开了阿河的锋芒,平平安安的度过了大二的一年。
       再积极的人也有变废的一天,不知道什么原因阿河开始不起床,不上课,开始挂科,等等等等,终于和我成功接轨。记得大三刚买自行车没多久,阿河就身患奇疾,长满脸痔疮,我记得当时还特地为阿河写一篇日志,总之就是很惨,简直就是惨绝人寰。病好出院以后更像换了一个人,直接从大二的好学霸变成大三的纯学渣,尤其是每天早晨看到宿舍突然多了一个睡懒觉的人以后,突然非常不习惯。
       阿河没事就整些古文朗诵一下,每周学院点操回来他都用他的山寨手机放着高分贝东方红给我们朗诵《离骚》,我们宿舍的其他人不得不加速来避开他,但是阿河腿长,很快就能追上我们换篇《少年中国说》之类的来鞭策我们。幸亏大三下学期我有一个长达半年的实习,再次成功避开阿河六个月之久,然而那时候阿河又选择干了个什么工作,大家都没大见他,具体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的是暑假的时候他和伦还有流氓成为了好朋友····
        从云南回来准备考研的时候,我就想着找什么样的研友,老三我是真不想跟他一块复习,正好这时候阿河对我抛出了橄榄枝,我竟然还特么接受了邀请。
        开始阿河我们两个轮流早起去文经楼图书馆自习,后来十一假期图书馆关门我们两个在教室学了几天,然后程建勇在G105占了个座给阿河,他觉得一个人坐浪费,就又对我抛出了橄榄枝,我又特么没出息的接受了。
        那时候我和阿河是好朋友,互相鼓励,互相帮助,团结友爱,共创美好明天。烦躁时我们两个就会到楼道谈个心聊个天,高兴的时候一起去餐厅吃个锅仔,有时候还找我要根小烟吸,那三个月的日子好不惬意。那三个月我知道了阿河的一切,他家里的情况,他内心的动态等等。
       其实阿河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奇葩,他是一个非常孤单的人,是一个“太在意”的人,那晚我们聊天的时候说着说着他都差点哭了。阿河的发泄方式都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但大多情况下他都会选择朗诵诗歌,偶尔也会拿着小树枝抽打石头什么的,当然他不会和我一样选择和弟兄们痛饮一番。
        复习后期阿河上午就不去自习了,晚上也是两三点才睡,总之奋斗两个月之后再度沦为一个纯学渣,到教室以后一半的时间也是抱着手机在那里看视频。阿河有个大毛病,就是不管看什么电视剧都会很轻易的上瘾,就跟我玩个连连看都能上瘾一样,那时候他随便看一个韩剧都能看一天,幸亏没出《来自猩猩的你》,不然阿河直接回哀伤金秀贤的。犹记得考研考试的前一天到了宾馆,阿河给我发信息说,他碰到一个比他还学渣的室友,那时候他们正在一起快乐的看电视。
       用阿河的一句话总结我们两个的考研就是“我们都选错了研友”,这是多么痛的领悟。轰轰烈烈的考研生涯结束以后我再度跟阿河划清界限,这是不得不做的事,这个时候发现了他是驻马店大使的身份,比小井盖还盖的一个人,他是相当可怕的。
       阿河总能把自己的错误归到别人身上,比如说那次我跟攀哥哥去市里面试,回来发现我的电脑焕然一新的躺在阳台上,弟兄们告诉我说阿河上床的时候一脚把我的被子踢电脑上了,完后还严肃的批评我说:“以后杯子不能乱放”。搁我年轻那会早揍他了。
       这学期开学以后大家都是各忙各的,阿河也找了个工作,当然不是沿街大喊“全村妇女集合”的那种,刚去工作的时候我还在家度假,他们得先花自己的钱然后公司才给报销。我前前后后借给他3000整,因为我开始筹备毕业旅行资金的时候阿河还给我200,我那时候就跟自己说了,这回帮我的人以后什么忙我都会帮,当然阿河我也得帮帮。不过这次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如果当初我不和他一起考研就不会关系这么好,如果关系不是这么好就不会借给他钱,如果不借给他钱,他也不会对我感恩戴德的发情,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阿河这种级别的人我只能远远的看一下,深交会死的很惨的。
       上个月过生日那天阿河奇迹般的回来了,我在饭店等他们去,见到旁边一姑娘穿了短裙还没准备好看看就被阿河抱住了,天这么热,就感觉天旋地转胸闷气短,滚一边去,破坏老子好事。
        阿河现在下去打水了,我们两个是宿舍唯二会打水的人,一点都不像驻马店大使,显得和我一样高尚。
        其实对阿河不想描述太多的,我怕他发现了族人会报复,只能在这里浅尝辄止,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一定要到,驻马店去寻找。
        最后献上阿河照片一张,只敢传背影,正面有杀伤力。毕业纪念册 - 不可思议的左脑 - 步行者的旅程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