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步行者的旅程

走走停停地看这个世界·······

 
 
 

日志

 
 

考驾照记  

2014-07-19 09:15:25|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晚上娘亲说,既然驾照考出来了,那赶紧趁早滚回青岛找工作去,顿时有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

其实我想强调的是,我驾照考完了,再过三天,我就是一个能合法的在公路上驾车驰骋的人了,就算是马路杀手,我也是一个有证的马路杀手。

2012718号驾照报名,这个日子我记得特别清楚,反正我是不知道怎么记住的了,就是那天报的名,然后过了一个月才让我考科目一。考试之前听说科目一也挺难的,就提前一个星期在电脑上练习,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舅舅考的时候来我家练了将近一个月吃考过,我18号报完名就想练习来着,后来娘亲说你舅舅初中都没上完,甚至字都认不全,你怕什么。

后来我也发现了,其实提前一个星期练也是多余的,考科一的时候正好大三暑假开学,驾校还特地把我的考试安排到下午一点半以后,要知道最晚一趟车可是下午三点半的,我万一赶不回去怎么办。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多余的,我根本不可能赶回去,考完科一赶到汽车站已经四点了,然后我坐上去济南的汽车去总站导车,好歹赶上了济南到城阳的末班车,晚上十点四十终于赶回了神往已久的518.

12年的时候驾照考试还没改革,那时候考试又简单管理的又松,完全可以两个月内拿下驾照,可那时候是大三,老爹和我都还以为学生就应该在学校学习,不能因为考个驾照就从学校回去,事情再度证明,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如果当初我不这么想,我就会回来,如果我回来我就会在13元旦前拿下证,如果我在13年拿下证我就不用在炎热的2014拉着肚子考着试,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大三寒假我还想学来着,那时候刚改革,根本约不上考试,到下学期又赶上峥嵘云南五个月,然后又是更峥嵘的考研三个月,大四寒假的时候我才有幸踏上科二的末班车。

科二练车也非常艰苦,这几年冬天出奇的冷,我就记得寒假练车,开始三天冷的要命,中间休息一天特别暖和,后边那三天又开始下雪,过年考场练习又赶上大降温,总之就是我练车就降温,我不练就升温。跟我一起练车的车友们,对不住你们啊。

科二练车认识好几个奇葩,左右不分的大军哥,练啥啥不行考试就过的冉冉姐,还有整天想着生个什么样孩子的巨人少妇x敏。

考试的时候赶上一个晴天,那天教练最抱期望的一个大学生没过,已经被教练放弃的冉冉姐因为个头不够抱着垫子去考试,最后竟然过了,还有被我诅咒的那个已经忘记名字的大家哭了一个下午,实在是罪过。

本来以为考完科二能接着考科三的,结果教练说压的人太多,得让他们前边的先考,开始想在家里多呆一段时间的只能回学校度过我最后的半年大学生活了。四月底的时候能考我因为要考事业编没回来,到了六月份有空了,又因为不想耽误和弟兄们的美好时光放弃了。后来毕业没找工作,毅然决定先回家考驾照。

其实冬天夏天都不适合练车,科三练车的时候正赶上燥热,而且我们的练车队伍已经涨到了庞大的13人。但凡是考试就是一个残酷的淘汰过程,第一天练车那个连挂档都不会的阿姨回家了,第二天那个长的最标致的少妇因为开车太熟练和她的小妹被撵走了,到最后就剩下我们九个人。

去聊城考场练车的时候北邻村的帅小伙和南邻村小媳妇都被淘汰,还有一个我高中同学的同学那个胖胖的杰姐因为要在家看孩子主动放弃考试,以及一个即将出国的第三物种女博士。这个时候战场上只剩下一个每次都能把教练气哭的伟姐,一个天天挨训的大叔,一个看起来和我一样大但孩子已经六岁的大哥,一个在厂子当着工头吃饭从来不让我们拿钱的大大哥。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前天考科三的时候,伟姐因为太开心了全程四档没减速,被考官击毙。今天科四的时候那个大叔因为上班练习不够,惨遭淘汰。最后经过多层筛选,披荆斩棘,勇往直前,就我和那俩大哥活了下来。

三天后我的驾照来了以后我是不是要开着车围着贾集村转上十二圈,不过娘亲要赶我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