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步行者的旅程

走走停停地看这个世界·······

 
 
 

日志

 
 

实高之殇  

2016-03-21 22:22:32|  分类: 会追忆的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经去过一个地方,那时还没盛开的花儿。
        我曾经去过一个地方,那时还不懂
        什么是爱和恨
        后来,我离开了那个地方
        我用了在那一半的时间
        学会了在那里没学会的一切
        如今,我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带着别人不易察觉的感情
        看看,找找我在这里失去的东西
        实高,我回来了一瞬间
                                                                                   2016年03月19日
        实高之殇 - 不可思议的左脑 - 步行者的旅程
        2002年5月1号,和周长奇、侯瑞龙来这里考试,当时的记忆就是一个门和一座楼,以及考试的教室是三楼西数第二个,后来的高一十五班。那会儿小学同学都还在上课,13号的时候我们就开始了初中生活,还记得第一个周末回学校被当作英雄的感觉,不过老师出的题我们已经做不出来了。
实高之殇 - 不可思议的左脑 - 步行者的旅程
        初一的时候,我们都是天之骄子,几乎每个同学都是他们学区甚至镇上的第一第二,在图片左侧的二楼,我们开始分化出了等级,第一次考试,我是32名,和小学时差了30多个名次,第一次开完家长会,老妈哭了,我也哭了。
        我们的219宿舍是最差的宿舍,有个哥们一周五天被罚站四天,他还跟我说,以后有什么问题我们俩讨论,不跟其他人玩,结果第二天他就被开除了。
        这一年,被叫了三次家长,最好的名次是22名,快忘了学习好是什么感觉了。第二学期期末赶上非典,整天盼着发烧,那样可以回家待14天,结果真发烧,在家待了三天就被送回来了,侯瑞龙还说我傻,因为董新龙也回了家,并且在他们镇上的中学和他所谓的初恋在一块上了11天课。
        值得一提的是,那年我创建了“军火公司”,班里36个男生23个加入其中,后来被班主任取缔,至今不知道谁告的状,后来一个月赶上母亲节,给老妈写信,顺便给腾腾、贾斌、冉冉写了一封,结果被腾腾学校的小姑娘举报,人家校长找到我们学校,说我们学校学生无耻下流,在健康教育室待了一下午,差点被开除。

实高之殇 - 不可思议的左脑 - 步行者的旅程
        迎着实验高中的改革春风,在新建的科技楼上了初二,因为暑期上了补习班,成绩赶了上来,并且再没有下滑,从这里,萌生了那种感觉,开始喜欢人,也开始被人喜欢,但又被叫了三次家长,每次叫完家长,成绩都突飞猛进,最好的一次进了县里前300 ,领了50奖学金,还有班主任张仲贤老师自费买的两卷胶布。
       在这个楼上发生了很多故事,初二、初三、第二个高一、高二、第一个高三最后几天,四年多的时间,见过别人打架,见过情侣乱搞,见过老师挨揍,最美好的故事都发生在这个楼上,最凄厉的情景也在这里上演过,总之见证了全国所有高中可能发生的事。
       初三的时候又一次差点被开除,高一高二完全进入了人生最傻x的年龄,然后,我从这里走了。

  实高之殇 - 不可思议的左脑 - 步行者的旅程
           这个最老的楼上,结束了实验高中的求学生涯,四楼,上完了高三,那时有个说要在班里放a片的班主任,有几个被称为四大天王的人,当然还遇到了一些奇葩,有个人的脚奇臭,有个人特别会装,还有个人每次吃饭都不让别人拿钱。
           这年,不喜欢学习,一个学期上了12个通宵,上课的时候喜欢把日志写在纸上,开始了小说的构思,还有第一个高一的时候碰到的那些人,大多数孩子都上学了。
           这座楼是开始也是结束。
实高之殇 - 不可思议的左脑 - 步行者的旅程
         初一刚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大坑,初二的时候建成了碳渣跑道,初三考试的时候跑了倒数第四,高二阴差阳错的练了体育,变成了一节课跑10圈也不累的汉子,但是专项的时候还是倒数的,中间的那个主席台我还在上面领过两次奖,一共850元。
         当时,每天早晨都来跑3000米,下午的时候会在角落的厕所里换上性感的田径服,训练完和王超姚肖从小门出去,三个人五块钱就能吃饱饭,有一次兴峰饭店老板娘说我和王超长的特别像,王超一高兴就拿了饭钱,然后我们就成了兄弟俩。
实高之殇 - 不可思议的左脑 - 步行者的旅程
 
         这是我梦想的起点,初二的时候建起了球场,第一次和娄步云、刘培东、张敏在这里打球,以后一发不可收拾,成了年级技术最菜的篮球狂,那时候我的梦想还是打NBA,为了打球被没收了好几个篮球,到了最后,球技和身高一样,都停在了初三的夏天。
实高之殇 - 不可思议的左脑 - 步行者的旅程
 
         为了练习弹跳力,每天晚上都在乒乓球台上跑两个来回,那时候还有最好的哥们大饼陪我。
         如今大饼走了,我也无法踏上球台了。
实高之殇 - 不可思议的左脑 - 步行者的旅程
        这两栋宿舍楼我都住过,左侧初一的时候住了一年,后来男女生宿舍对换,就在另一栋住了六年。
        女生宿舍219五号橱子至今还留着我“小丑皇”的印记,那时因为学习中国画才买了毛笔,结果把琵琶画成了芭蕉,只好留下大名。“军火公司”董事长小丑皇,现在,副董事钢铁海龙兽张乐会、副董事机械邪龙兽于海东、副董事木偶兽董新龙,都失去联系了。
       在这里住了七年,几乎赶上了大学时光两倍,想想都觉得可怕。
实高之殇 - 不可思议的左脑 - 步行者的旅程
     初一的时候,这里的伙食的确很好,米饭、馒头、各种菜,豆腐脑、油条应有尽有,海带丝好吃的可以让人当零食,偶尔还会有五块钱一缸子的鸡块,只是后来这里堕落了,能吃的只有馒头和油饼了。
      这里才是最可怕的地方,难以想象,我在这里吃了七年。
实高之殇 - 不可思议的左脑 - 步行者的旅程
      其实,我们都喜欢回忆罢了,我们不会想再回到这种生活的。
      离开七年,又回到待了七年的地方,心里剩下的只有唏嘘,再看到这里的教室,和课桌上满满的书本,我心里其实不想再回来的,但我会很喜欢这份记忆,这里承载过我的梦想,我在这里朗诵过青春,这些,就够了。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